主页 > 联系我们 >

云南镇雄支教女大学生洗澡被偷拍 支教如何防风险

文章来源:未知 2018-07-25 03:40

  原标题:[紫牛新闻]支教女生洗澡被偷拍,偷拍者被处拘留,支教该如何防风险

  23日上午,南京大学彩云协会支教队在其微信公众平台上发布声明称,该支教队在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尖山乡山顶小学支教的过程中,有女支教队员遭到性骚扰,不得不提前结束支教活动。

  24日,云南省镇雄县县委宣传部发布事件通报,称偷拍女支教队员洗澡的申某已被依法处理。24日下午,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联系到事发学校山顶小学的校长杜世德,他向记者介绍该事件事发前后的一些情况。紫牛新闻记者也采访了全国各地多个大学生支教组织和志愿者,该如何看待、应对支教过程中出现的一些突发状况。

  7月23日早晨,南京大学支教社团“彩云协会”的微信公众号上发布的一篇声明引发了广泛关注,声明题为《关于南大彩云尖山 支教队提前结束支教的声明》。该声明提及:支教队员女大学生遭遇性骚扰、洗澡被偷拍等情况……考虑到队员的安全问题,支教队决定提前结束本次支教项目。

  紫牛新闻记者23日间接联系上尖山 支教队的领队,她回应称“这边事情比较多,暂时不接受采访”。记者还联系到该支教队的几位队员,都婉言谢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有知情人士称该支教队将遭遇性骚扰后退出支教的事件告知南大团委,团委随后要求将尖山 支教队在微信公众号上的声明删除。记者获悉,该支教队于23日白天离开支教地点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尖山乡尾坝村山顶小学,当天陆续回到老家或学校。对于网上已有的报道,他们表示保持沉默。

  7月24日0时26分,由镇雄县委宣传部主办的镇雄新闻网就声明中提到的“偷拍女队员洗澡”情况发布通报称:公安机关已于7月22日依法立案调查处理,对未成年人申某侵犯隐私的行为给予行政拘留十日,并处以五百元罚款的处罚,因申某系未成年人,且属初次违反治安管理,按法律规定,不执行行政拘留处罚。随后,申某及其母亲来到学校,向队员赔礼道歉。

  24日下午,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联系到事发学校山顶小学的校长杜世德。他向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介绍事件相关的一些情况。

  杜校长说:“南大支教队一行16人是于7月13日抵达我们山顶小学的。来之前他们与我们联系支教事宜时,我们学校正在利用暑期时间维修操场、花坛、大门、围墙,考虑到安全问题,今年本不想让支教队伍前来,但鉴于往届队员很受学生和家长的欢迎,最后还是同意了这次支教活动。”

  杜校长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学校老师们的家都比较远,只有他自己家稍微近些,为保障支教队员的安全,他每天都会在学校附近巡察。但由于自己方言口音较重,与支教学生沟通不方便,他只能一直与前期负责对接工作的领队学生保持联系。但对于支教期间发生的大部分事情,包括偷拍事件的发生和向警方报案的情况,以及是否存在其它性骚扰现象,杜校长表示自己并不知情。关于网传偷拍视频者申某曾在该校就读,且曾接受彩云协会南大分队支教帮扶的说法,杜校长予以了证实。

  “22日,申某母亲主动打电话给我,告知警方已对申某作出处理,将携申某当面道歉。”杜校长向紫牛新闻记者透露,当晚9时到校后,申某母亲在教室外责令儿子向支教队员磕头赔礼。他上前阻止,但将申某拉起后,其母又扑通下跪了。

  据杜校长描述,申某母亲致歉时称自己管教不严,请求支教学生的谅解,但由于说的是当地方言,他们不一定听得懂。

  “对于彩云协会支教,当地乡政府还是非常重视的。事发后支教学生们要求离开,乡政府派车将他们送往机场、车站。”

  “这已是南大学生第五年到该校进行暑期支教。”杜校长称,学校的生活条件较差,由于没有校舍,支教队员晚上只能在教室用课桌椅拼成床睡觉。学校坐落在当地的一座山顶,没有自来水,生活用水全靠食堂边的一个水池,支教队员平时均在食堂临时腾空的置物间洗澡。

  对于南大学生的到来和给予的大量帮助,杜校长表示他和当地家长都感激涕零,“支教学生给当地孩子带去了衣服、文具等物资,今年还承诺为学生配备热水杯。”也因如此,杜校长基本上每届都会出席他们的第一堂课和最后一堂课,家长们则含泪送别他们。

  针对偷拍案情,紫牛新闻记者电话联系了昭通市公安局,工作人员称案件已处理完毕,决定予以申某罚款500块,拘留十天的民事处罚,并已将情况通报镇雄县委宣传部。鉴于申某未满十八周岁,且属于初犯,拘留十天不予执行。由于涉及未成年人隐私,关于申某年龄还有案件细节等,对方都表示不予披露。彩云支教声明中提到其它诸如语言、行为骚扰等问题,这位工作人员并未回应。镇雄县政府在通报中说:声明中提到的其它问题,公安机关正进一步开展调查。

  为了让大家了解支教队员的生活,紫牛新闻记者采访了一个支教机构和几位有过长期或短期支教经历的学生。

  海南省“美在心灵”大学生支教志愿者协会成立10年来,协会的志愿者已达到9000余人,受益的小学生12万有余。这是一个资深成熟的支教志愿者协会,紫牛新闻记者采访了该协会支教部部长王老师。

  问:昨天南京大学彩云协会支教云南途中被爆出遭遇性骚扰,你们怎么尽可能规避这样的情况发生呢?怎样保证志愿者安全的呢?

  答:“保障安全分为对外和对内两个大方面。对外主要要做好前期的调研工作,前期一定要踩点,去了解村子的民风和状态,以及有没有外来的游民。第二个一定要和当地的政府以及团委有联系,必要的时候可以请求他们的帮助。还有一个是一定要在当地的派出所备案,保证派出所的知情。对内要做好对志愿者的培训,树立他们的安全意识,并且男生在必要的时候要有所作为。”

  答:比较大的村子或者是集镇上的中心小学,首先一般都是安排志愿者去靠近驻地的支教点,这样方便他们晚上回驻地,其次还会把是否方便志愿者交通的因素纳入到考虑的范畴里,比如交通和附近配套设施等等。

  答:主要是上课,除了传统的语数英,还有音乐课、手工课这些,还会开设一些法律讲座、安全礼仪课、心理辅导和素质拓展等等。

  答:暑期支教除了开设这些课程以外,孩子以及家长更想要的是让孩子有一个地方可以去,因为假期如果孩子在外面玩可能会比较危险,尤其是暑假会去玩水这些,我们这里留守儿童也很多,所以他们特别欢迎我们暑期去,因为很多家长很忙顾不上照顾孩子。

  答:有,尤其是在村子里感触更深。隔三岔五就会给我们送自己家里种的菜,暑假还是菠萝蜜成熟的季节,村民很淳朴好客,会给我们提供他们力所能及的帮助。

  答:在教育基础设施越来越好和扶贫一步步到位的发展趋势下,很多人觉得支教是件无用的事。但忘了支教最初的目的:我们就是单纯地想给偏远的孩子带去关爱,我们也不索求什么,我们去理解爱、发现爱、给予爱,这个是我们的初心。就像我们今年活动的名字叫“不忘初心,星火筑梦”,我们也坚持了十年支教了。我认为支教是件很有意义的活动,不仅是给别人送去了爱心,还有对我们自己三观的重塑和提高有很大帮助。你会了解到贫困山区的留守儿童、受家暴儿童、单亲家庭儿童,你只有走近他们了解了他们,才会知道他们有多需要我们这份爱。网上的舆论可能只看到了不好的一方面,没看到我们的初心。每当家访的时候我们才发现,我们能给的爱实在太少了,能多给一点,就多给一点。所以我们争取把所有支教点都做成长期的,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久。

  答:“美在心灵”支教团队在定安龙门县的一所小学支教时,王老师注意到了这样一个孩子,当别的孩子都在吵闹嬉戏时他却沉默寡言,团队里的十三个老师轮流和他说话,也没能让他张口。就连旁边的孩子也说:“他不会和你们说话的,他从来都不说话。”尽管如此,十三位老师在他身旁陪伴了他整整一天,他终于告诉了老师他的名字。

  后来老师通过家访了解到,李双(化名)自闭的性格是家庭暴力致使的,不但父母对他严厉,他的亲哥哥也时常因为不懂事而去欺负他。经过老师们的劝导,弟弟性格逐渐开朗,兄弟二人也更懂得互相关心照顾。“后来支教快结束的时候,他都快变成我们班上最活泼的孩子了,有时候还会和我们像朋友一样开玩笑。”而如果没有来支教的老师,李双可能还是那个一言不发的孩子。“每每想到他的转变,都是对我们志愿者的一种告慰和肯定。”

  刘晗(化名)大学毕业工作三年后,辞职前往云南保山做了一名乡村支教老师。与大学生暑假的短期支教不同,他参加的公益项目为期两年。

  刘晗是通过一个公益支教组织前往云南支教的。他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在正式分到学校上课前,这个支教组织会对志愿者进行一个月的集中培训。培训的内容除了教学技能、课堂管理等,还会向志愿者介绍当地现状,以及如何与当地人相处等。

  支教生活包含酸甜苦辣。刘晗说,当地的生活条件对他们来说并不是问题,因为大家来之前都是有思想准备的。相比于他们在乡里的学校,被安排在村里学校的志愿者面对的条件会相对差一些,但也没听他们抱怨过。一般来说,该公益支教组织会在一所学校安排三到四名志愿者,互相之间可以照应。

  学生的家长,大多将他们当作正式老师相待。老师和家长,会不时关心他们的生活,询问他们饮食是否习惯等。到了过节或休息日,学校老师和家长 还会邀请支教老师到家里吃饭,这让他们感觉到了友谊和温暖。

  当然,支教不会一帆风顺,比如支教老师们对学生学习态度的期望,就与现实形成了很大的落差。选择支教的人,或多或少有一些理想主义,刘晗说 ,自己本以为用充分的准备和热情,可以激发起学生的学习兴趣,但实际情况并非所愿。当地学生家长的受教育程度普遍较低,平时很少过问子女的学习情况,不少学生存在不爱学习的表现甚至是厌学情绪。刘晗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几乎每个支教老师,都因此感受过无能为力带来的失落。

  另外,在教学理念上,这些出自国内优秀大学甚至是国外留学归来的年轻人希望更多的激发学生的能力,与当地老师的教学方法也有不同。

  对于云南昭通尖山乡山顶小学支教事件,刘晗说,自己学校里以及认识的支教老师都没有遇到类似情况。他认为,任何地方的人都有好有坏,这是一 个偶发事件,不应将此与支教进行过度关联。

  自2007年6月创立以来,中山大学“心心之火”支教队每年均会组织志愿者赴欠发达地区进行为期半个月的短期支教,至今已十一年有余,足迹遍布贵州、安徽、广西、广东四省共八个支教服务点,发展成员近两百人。

  针对如何做好大学生志愿者短期支教安全教育及防范,紫牛新闻记者采访了该支教队前负责人张诗敏。

  “由于支教地多为较偏远的地方,行前我们会告知支教队员可能遇到的突发状况,并再三确认他们能否接受,家长是否同意。”张诗敏说,支教期间,很多事情无法预知,也可能存在一些意想不到的恶劣情况,他们事前除了课程准备,还会对即将参加支教的队员做安全方面的教育和提醒,包括女队员不得单独行事,家访等外出须有男队员陪同,还专门编撰了一份应急手册,要求每位领队和队员仔细阅读。

  张诗敏称,支教领队一般会提前两三个月与支教学校负责人取得联系,了解当地情况。尽管是长期合作的支教点,到达实地以后,队员们也会重新对环境进行研判,制定具体的“生存攻略”,比如在不具备洗澡基本条件下,就地搭建冲凉棚架,置备防雨胶布进行必要遮挡等。

  为了确保支教队员的人身安全,对于支教点的人数和男女比,“心心之火”支教队也有相关规定,“我们的队员以女生居多,每个支教学校的人数均控制在二十人左右,一般由大二及以上队员担任领队,男女比控制在3:4或者2:3,保证有五名以上的男队员。

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