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产品中心 >

郑州警方揭假火车票制作过程:用刀片胶水挖补

文章来源:未知 2018-07-19 04:37

  “你们能否帮我给儿子捎个话,我很惦记他,一个多月没见了……”昨日,在郑铁公安处看守所,43岁的冯某提及患白血病的儿子时充满愧疚,他曾答应儿子要带他一起看奥特曼,但再也没有机会了。

  在郑州铁路警方侦破的近年最大一起制贩假票案中,冯某是8人团伙中的“老大”。

  执勤民警贾忠义在检票口巡视时发现,前往乌鲁木齐的35名旅客持有的K595次车票都有挖补涂改的痕迹。其中,合肥至乌鲁木齐车票31张,巢湖至乌鲁木齐车票4张,票面价值1.26万元。

  同一天3点30分,民警又在西厅候车室检票口查获48张有挖补痕迹的T53次车票。其中,徐州至乌鲁木齐车票30张,商丘至乌鲁木齐车票18张,票面价值1.5万元。

  持票的林先生说,9月7日凌晨4点左右,他带着工人到虞城火车站乘车,但没赶上火车。

  “后来,一个男人主动找到我,说他能在商丘买到票,票价多少钱,就收多少钱,并承诺拿到票再给钱。”正着急的林先生,便把所有民工兄弟的身份证收齐后,交给了那名男子。

  晚上9点,在商丘车站东侧的快餐店内。“那男的将车票交给我,我核对后,便把车票钱给了他。”林先生说,男子临走前还告诉他,到新疆后,把车票回收,每张票返60元钱,并给了他一个手机号码。

  林先生从这名男子手中共购买了30张徐州至乌鲁木齐的T53次车票,18张商丘至乌鲁木齐的T53次车票。

  另一名旅客张某说,9月7日,她让儿子在商丘火车站买16张到乌鲁木齐的车票,但没买到,“后来从一个自称刘某的中年男子手里买了16张商丘到乌鲁木齐的车票,每张车票票价360元,每张加价20元,共计6080元。”

  根据掌握的信息,民警很快锁定卖票的两男一女嫌疑人:冯某、刘某、李某,其中刘、李二人系夫妻。

  警方对商丘地区购取车票的网点排查发现,9月4日,冯某在某车票代售点大量购取网络订票,售票员查看了他的身份信息,并用手机留取了冯某本人的照片。当天,冯某共取走155张车票,其中网络订票约115张。

  9月7日,冯某再次来到窗口,取走125张9月17日济南至乌鲁木齐的1085次网订成人票。

  警方在对冯某的网络订票查询发现,冯某用15张身份证信息反复预订去往乌鲁木齐方向的成人和儿童车票。自今年8月至今,共网订乌鲁木齐方向车票3085张,其中全价票864张,儿童票2221张,价值65万余元。

  冯某是安徽阜阳人,每次到商丘活动乘坐的是皖K的桑塔纳 牌轿车。该车车主姓名为冯某某,是他的弟弟,该车自8月下旬至9月10日,每天多次往返商丘、虞城和阜阳间。

  视频记录显示,冯某乘坐的车辆多次在商丘市白云广场附近出现,且停留时间较长。

  最终,警方发现,冯某于9月8日入住商丘火车站附近的一家快捷酒店210房间。服务员说,当天该房间入住的三男两女中有冯某及其弟弟冯某某。

  “我们在冯某及其弟弟的床下、垃圾桶底部发现了大量车票挖补后的碎片痕迹,有些车票的日期、价钱被抠出,还有牙签、胶水等制假工具。”办案民警介绍。

  郑铁公安刑警支队政委张文强拿起一张合肥至乌鲁木齐的K594次车票,票价为360元,“这张车票是被挖补过的。他们拿着乘车人的身份证先买张短途车票,四五元钱的居多,然后用刀片将车票上乘车人的身份证信息切下来,再从网上订张合肥至乌鲁木齐的儿童车票,日期是实际乘车人所需的日期,接下来,‘新车票’挖补工作开始:第一步,将儿童车票上的半价180元变更为全价360元;第二步,变更身份证信息,将先前从短途车票上切下来的乘车人身份证信息挖补到儿童车票上,用牙签挑出多余部分,再用胶水将身份证信息粘贴在上面;第三步,将儿童车票上的‘孩’字用刀片挖掉。”

  只需两三分钟的工夫, 一张180元的合肥至乌鲁木齐的儿童半价车票变成了360元的全价成人车票。

  在现场缴获的徐州至乌鲁木齐的车票中,民警指出,挖补涂改的地方只有一处,那就是“9月08日”中的“08”是改过的,“这个车票是嫌疑人拿着废旧车票改的,因为上车无座,所以一般不容易被列车员发现”。

  “这种车票不是儿童票改的,而是拿真的成人票挖补的。”张文强说,假如旅客许先生想买9月7日合肥至乌鲁木齐的30张车票,但是9月7日这一天买不到。铁路预售车票是20天,冯某可以先买一张9月27日合肥至乌鲁木齐的车票,然后找张废弃车票上的07号,粘贴到这张27号车票上的“27”这个数字上。

  “因为去乌鲁木齐的车上无座的较多,所以不易被乘务员发现。”张文强补充说,冯某再出钱回收旧票,将车票上的07揭掉,恢复到27日再卖,“那是张真车票,卖不出去,还可拿到窗口退。”

  在看守所中的“老大”冯某交代说,他是阜阳车站比较大的票贩子,常年以倒卖车票为生,但是倒卖车票挣钱太慢,后来听说挖补涂改车票来钱快,就动了心思。

  去年通过一个中间人介绍,冯某找到阜阳一家票务咨询有限公司的常某,帮其大量订购网络儿童票,然后根据乘车人信息,用胶水、尺子、刀片将车票站名、票价和乘车人的信息进行挖补。

  冯某说,他们几人都有分工,常某负责在网上订票,代某等负责挖补伪造车票,刘某在商丘负责联系倒卖伪造车票。

  至于利益分成,冯某说,比如一张合肥至乌鲁木齐的硬座车票,儿童票实际金额180元,挖补后改成成人票,票价360元,他以260元的价格卖给票贩子张某,票贩子再以车票原价360元的价格卖给旅客,每张车票双方获利在百元左右。

  “你们能帮我给我儿子捎个话吗?……”昨天,在看守所,看到记者,冯某多次捂脸说对不起5岁儿子。

  他说,他和儿子感情特别好,有时候和老婆一起送他上学,有空的时候,陪儿子看动画片奥特曼,也会给儿子买奥特曼玩具。

  他有一个多月没见到儿子了,也不知道儿子现在身体怎么样,“我儿子3年前被查出患有白血病,原来每个月要去医院做两次化疗,有时候还要去医院打针,儿子特别坚强,也很独立懂事”。

  他想告诉儿子:“爸爸特别想你,对不起你,爸爸干了违法的事,今后不能陪你了,爸爸出去后,一定干正经活,挣钱给你用。”

  随后,警方对嫌疑人购票情况提取所有涉及代售点售票记录发现了新的线索,在梁园区开旅社的张某曾把70张车票加价倒卖给包工头李某,而这个张某因多次倒卖车票被车站派出所处理过。

  为了进一步查证冯某和张某所出售的是否为伪造车票,专案组向乌鲁木齐铁路警方通报,请求协助对到达列车进行专项查堵。乌鲁木齐警方查堵到9月9日K594次伪造硬座车票102张,9月18日K594次伪造硬座车票66张,证实上述车票系张某、冯某所售。

  专案组再次调查发现,15张身份证信息同一IP地址自去年6月至今,利用12306网站大量订购乌鲁木齐、东莞东、北京等热门方向车票近万张,其中儿童票3780张,军残票823张,全价票5126张,学生票84张,票面价值共计190万余元。

  9月22日凌晨2点,专案组在河南虞城、安徽阜阳将冯某、冯某某、刘某、张某、孟某分别抓获。

  二摸,是看票面上有没有油污,假车票是电脑整版打印的,票面上油多,一摸就会摸到手上,而真车票用的是油墨,水都不一定能洗掉。

  三对照,就是用真车票比较,确认纸张、字迹是否一致。假车票日期涂改了,有凹凸感,对着灯光或者太阳光看,在日期的地方有一个黑印,比较明显。

  识别方法一:挖补的假车票,是经过挑挖、粘补和颜色修改,即使伪造技术再高,只要对着强光、假车票的真面目就会暴露无遗。因为挖补的车票在制作过程中被刮去部分纸纤维,在光照下挖补处显得略有发白,与周围颜色不统一。票面挖补处与周围纸纤维不是整体,挖补处与票面间有细小裂缝。

  识别方法二:不要从私人手中购买车票,也别委托他人特别是自称同乡或同路的人代购车票,因为不法分子很可能用假票或过期废票来搪塞您。

  如果您想把慢车票改快车票,一定要到铁路窗口改签,千万别把票和钱交给陌生人去帮忙改签。事实上,那样钱、票都可能会被不法分子骗走。

作者:admin